如何有逼格地谈论一部电影:以《银翼杀手2049》为例

如果你想参考一下网上的大众评分,《银翼杀手2049》并非同档期最高分的电影。在猫眼电影上,《银翼杀手2049》只有7.0分,连《逐梦演艺圈》都有7.5分!

即使是在较为公允的豆瓣网,《银翼杀手2049》也只得到了8.5分,与9.2分的《盗梦空间》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

实际上,前作《银翼杀手》刚上映的时候,大众评价也不太友好。导演雷德利·斯科特至今记忆犹深:“老天,评价一塌糊涂。他们简直把我们贬成了一坨屎。”

1982年的人一时还无法接受文艺科幻片,毕竟那时最受欢迎的电影是《星球大战》和《夺宝奇兵》。

可今时不同往日了,《银翼杀手》上映35年后,已经成为了电影史上最经典、最重要的科幻片之一,它直接为人类打开了赛博朋克的大门,对后来的电影美学、流行文化都有极为深远的影响。

2017年的电影观众,也对文艺科幻片有了更高的鉴赏能力和接受能力。在IMDb上,《银翼杀手2049》排名59,超过排名145的《银翼杀手》。

罗杰·狄金斯的摄影,将《银翼杀手2049》的光影和构图提高到了新的美学高度。

全球大多数电影人和影评人都墙裂推荐的电影,你当然得去看一看。人活一辈子,也许并没有多少次机会能够在电影院里看到一部势必留名青史的电影作品。

看完后,真正的问题来了:我们该如何谈论《银翼杀手2049》?35年来,对这部电影的分析已经足够多了。在这个影评多如牛毛的年代,还能怎样把影评写出格调、品位和逼格?

如果一部电影有原著作品,你必须要读原著,才能理直气壮地说:“这部电影不行,比原著差远了。”假如电影评价比原著还好,你也可以怡然自得地说:“你们就是跟风,没看过原著,懂个屁哪里好?”多读几本书,任何时刻都能用上场。

这一点可要向李欧梵学习——看完伍迪·艾伦的《迷失决胜分》(又名《赛末点》),李欧梵立刻回到家里的书房,找出那本已经翻得残破不堪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原著《罪与罚》英译本,迫不及待地翻到该书第一部最后一章(第八章)仔细阅读。没错,影片中的情节就是直接引用了这一章!记得要赞叹伍迪·艾伦的用心,开场不久就让男主角睡在床上看《罪与罚》。

身为《银翼杀手》的粉,如果没听说过《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立即掉两个档;如果不懂一点伦理学与乌托邦哲学,你就当看了个小清新科幻片吧。

称呼导演,要像称呼某个你熟得不能再熟的人。王家卫不能叫王家卫,要叫墨镜王;杜琪峰要叫杜sir;贾樟柯要叫科长;至于大名鼎鼎的雷德利·斯科特,尊敬点可以叫“雷德利·斯科特爵士”,亲近点可以叫“老雷”。

《红》《白》《蓝》三部曲已经被谈论过无数次了,如果你能不百度、不google就把导演的名字——克日什托夫·基耶斯洛夫斯基,一字不误地写下来,你已经赢了第一步。记住了,一个字儿都不能少,也不能多,不然会起到反效果。

当然了,这只是第一步。接着你从1989年的《十诫》谈起:他的风格如此鲜明,难以效仿。记得要提起《十诫》中那个沉默寡言的目击者,还有《红》《白》《蓝》中的老妪,简直就像他的化身。

最重要的是,你要准确地说出基耶斯洛夫斯基的才华所在——既反古老的人文主义,又对后现代社会的反人文现实有着人文主义的思考。接着摇头感叹:可惜啊,成名太晚,去世太早。最后,你要学戴锦华说一句:“在欧洲电影作者中,他堪称伯格曼后第一人。”

人人都看过《阿甘正传》,但只有了解美国当代史,才能好好解释《阿甘正传》。

请正确数出阿甘见证过的美国1950—1980年代的大事件:包括遇见了音乐界灵魂人物猫王;与反战前沿的核心人物约翰·列侬一起出现在电视台;肯尼迪总统遇刺;参加了越战;还有乒乓外交;等等等等。

总之,电影本身不是最重要的,懂得花边越多越显得你比别人更了解这部电影。你看,肯尼迪遇刺事件又有新的秘密文档公布了,到底谁是凶手?你必须能够侃上几句。这可不是阴谋论,而是理解《阿甘正传》和那一代美国人的钥匙。

不过嘛,最终还是得说,这故事故意抹去了黑人运动的反抗与斗争,也把嬉皮士“詹妮”的结局写成了失败(得了艾滋,当服务生),最终也还是太保守主义了。

千万不能承认《铁达尼号》是部经典影片,“不过是部场面宏大的浪漫片而已”。如果别人问道,那什么才是经典呢?说出一系列黑白片,你就是人生赢家。

如果对黑白片的印象只有卓别林、黑泽明,逼格又降了两个档次。起码也要认识比利怀特,纳努克,刘别谦,戈达尔,小津安二郎。记住了,越小众,就是越高级。

接着你可以如数家珍:德莱叶的《圣女贞德蒙难记》,布努埃尔的超现实主义影片《一条安达鲁的狗》,茂瑙的《日出》,表现主义《卡里加里博士的小屋》,新现实主义的《罗马,不设防的城市》……光听这些冷僻的名字,就足以吓退一大帮子人。

如果你还懂一点电影语言,分分钟秒杀豆瓣影评家。“电影镜头,说到底还是《公民凯恩》的景深牛!蒙太奇?爱森斯坦《战舰波将金号》的奥德赛阶梯才是经典!”

《公民凯恩》是1941年的电影,据说用了两台焦距不同的摄像机进行拍摄,然后进行拼接,最终超越了电脑特效能达到的景深效果。

如果谈岩井俊二《情书》只能说“浪漫”“唯美”,未免太过乏力,扯上拉康的镜像理论谈一谈,立刻就不一样了。“《情书》是拉康意义上的自我寓言,讲述一个人绝望地试图获取或到达自己镜中的理想自我的故事。”

记住,希区柯克是没有黑点的。他开创了悬疑恐怖类型片之余,影片的艺术性和思想性也有非常高的造诣。在希区柯克作品《爱德华大夫》里,J.B.说:“我才不相信弗洛伊德那一套!”这时,你必须要指出,事实上希区柯克非常善于精神分析,他在自己的电影中大量地讨论了弗洛伊德提出的话题,比如释梦、窥视、童年、恋母,堪称电影界的弗洛伊德。

1945年,萨尔瓦多·达利为希区柯克拍摄《爱德华大夫》电影而特意创作了巨幅油画《着了魔》(5米×5米),是目前全球现存的最大尺幅的达利油画。

对八卦嗤之以鼻的爱好者恐怕没法成为电影研究者。因为正如人类学家迈克尔·赫兹菲尔德说,八卦是理解文化价值保持或变迁的重要线索。

当别人谈起两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伊利亚·卡赞,你要若无其事地说道,1999年他获得终身成就奖时, 还好些人不乐意呢!

斯科塞斯和德尼罗为他颁奖,卡尔·莫尔登和沃伦·比蒂站起来鼓掌,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坐着鼓掌,而艾德·哈里斯和埃米·马迪根夫妇坐在座位上没有鼓掌。因为,他曾间接导致查尔斯·卓别林、奥逊·威尔斯等大咖流亡海外。

年轻人不能像许知远说的那样不关心时代。谈论种种电影流派,从现实主义、新现实主义、达达主义、黑、现代主义、结构主义到后现代主义,还要注意到种种流派电影表现的社会问题。不要忘了胡适先生的指导,少谈点主义,多关心社会。

所以,说起后现代,言必称《大话西游》就有点土了。《大话西游》可以,它反崇高,展示边缘性,甚至还有点后现代的神经兮兮。但是,光知道《大话西游》,显得你的观影量严重不足,跟那些幻想意中人“穿着金色战衣,脚踏七色彩云”的浅薄文艺青年没太大区别。

库布里克的《发条橙》才是最牛的。它是后现代主义电影的鼻祖,又带有强烈的现实关怀,在社会批判和文学内涵上,都达到了后人望尘莫及的高度,“简直就是神预言加神寓言啊!”

行为艺术是什么?就是用一种奇奇怪怪的方式,让大众关注一些平常不关心的议题。就这一点来说,《逐梦土味圈》,啊不,《逐梦演艺圈》可以说是行为艺术的典范。

海报奇妙的配色,重复咏叹的主题曲,简单粗暴的台词,可谓当代烂片的佼佼者。与外面那些妖艳不同的是,别的烂片请各种明星大牌凑场,以宏大的电影画面来掩盖烂片的本质,以图多收一点票房钱。

可是《逐梦》不同,它真的是有梦想的,因为它压根儿就不在意票房,就为了道出娱乐圈的残酷面目,不惜以土味标榜自身,是对当代烂片的有力嘲讽,完全可以跟杜尚签名的那只马桶比肩。

“《盗梦空间》不行,有了一点点哲学隐喻就被当经典了。那个能脚踩天花板的梗还是学谷克多的!库布里克也用过!”

发朋友圈的时候,下午三点和凌晨三点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因为深夜的黑暗最适合还原画面的光影组合,不会被外界的光源破坏了质感。因为深夜熊孩子已经睡着,没有人在座椅后面每分钟问一次“妈妈,他在干什么”。因为导演大都拍片到深夜,虽然你不能拍片,但能看片到深夜,可以说是成功人士了。要知道,成功人士都痛苦,成功人士都失眠。

综上所述,一篇高逼格的朋友圈影评可以这样写:刚看完电影,翻来覆去睡不着,迷迷糊糊间我好像也梦见了电子羊。我想,我们人类的本质和命运可能都是一样的,所有的一切都会消失在时间里,就像眼泪融进了雨水。天快亮了,晚安,全世界。

要金句有金句,要氛围有氛围,要情怀有情怀,要思想有思想,曾经路过全世界的张嘉佳都要给你点赞。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